my’blog

第一章五大陆霸主会议(40/62)

为了迎接五大陆霸主的到来,这一个礼拜里,无垠城展开了一连串的迎接活动,“输人不输阵,输阵就歹看面。”是所有人心中的理念,怎么样也要让其它大陆的人看看中央大陆的气势!白鸟慢步轻移的走过来,请示般的说:“城主,我们打算把无垠城装扮的金碧辉煌,好让其它霸主看看无垠城的气势,您觉得这样如何?”“没问题、没问题。”反正不关我的事,大家喜欢弄成金色还是银色,甚至是彩色,都随他们高兴啦,虽然我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期望,可不可以弄成粉红色啊?白鸟一听,脸上出现异常和善的微笑,这、这……怎么很像羽怜大嫂?我不禁从脊椎骨给他寒上来,我好像又要倒大楣了?才这么想的时候,白鸟举起手拍了两下后,两旁突然出现一行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奇形怪状的东西,而那堆奇形怪状的东西只有一个共通点─全都是金色的。“来人啊,关门!”白鸟对旁边的一行人大声吆喝着。关门?下句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放狗吧?我吞了吞口水,难不成白鸟对我积怨已深,所以要偷偷放狗咬我?这……改版后的游戏,玩家不知道会不会得狂犬病?白鸟缓缓的语气像低声大提琴般道出:“城主,快脱!”我愣住,脱?我都还在思考今天是不是愚人节,所以众人派白鸟来整我的时候,旁边的一行人已经朝我一拥而上……喂喂,左边的大婶,你脱我上衣干吗?我都快可以做你儿子了;啊啊,右边的大叔,裤子不是你该动的地方!“不要啊~~”我悲泣的一手各遮着一个小黑点,被侵犯的眼神不停瞄向好像没事人的白鸟。白鸟慢条斯里的挑着那堆奇形怪状的金色物,一边打量着我:“先试试这套好了。”什么?又是我脑袋完全没有转过来的时候,大婶大叔们又冲了上来,一阵七手八脚,中间还敲到我的头n次,为了治疗满头包,害我不得已掏出红药水灌了两口。“这套不好,换!”白鸟简略的说。“再换……”原来白鸟只是在帮我挑衣服,吓死我了,还以为我的贞操没毁在小龙女手上,倒是要毁在大婶和大叔手上了。“这不够华丽!这不够华丽啊!”白鸟一脸烦忧的猛盯着我。我还想说几句话来安慰白鸟的时候,紧闭的大门被人突然一脚踹开,我和白鸟同时转过头看,只见晶和云也拿着奇形怪状的金色物体,云更大声嚷嚷:“华丽的来啦。”“这件难道是……”我大惊的看着云手中那件恐怖的东西:“这不是皇威的盔甲吗?”“就是啊!”晶一副理所当然的回答。我想起当初在东大陆,第一次看到皇威,就是被他那身金光闪闪的盔甲给吓到,世界上居然有人可以俗成这副德性!但是,现在居然换我要穿这身东西了,难道这叫风水轮流转,换人俗看看吗?想到这,我头摇得像摇鼓似的:“我不要穿!”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白鸟一直坚持的威信有多么的重要,要是我有点威信,那容这三个人外加大婶大叔硬来,呜~被硬穿上那件“金块”,我忍不住左看右瞧这件让皇威穿起来很有“笑果”的盔甲,在我身上是不是也这么的有“笑果”。“放心啦,王子,你穿起来和皇威的感觉完全不同,很好看的啦。”云非连忙安慰着我。“不错、不错,够华丽。”白鸟频频点着头,一脸很满意的模样让我心惊胆跳,这是表示我得穿着这件金块,然后跟五大陆霸主会面,有没有这么悲惨啊?“很好看啊,不枉费我和皇威借过来。”晶啧啧的绕着我看。“皇威会肯借?”我倒没想到,皇威有可能那么大方吗?还是看在晶的美色之下借的?“在晶恐怖的眼神外加背后站了一整团的战士,皇威当然肯‘借’啦。”云喃喃自语着。晶狠狠给了云一个大暴栗后,转头对白鸟说:“就让他穿这件吧!”看到白鸟点头如捣蒜,我就知道我的命运就像被捣烂的蒜一样悲惨,要换下这身装备机率也像蒜可以恢复原状那么低,我沮丧的拖着长长的红色披风,满身金光闪闪的盔甲走势图分析,腰间还有一条缀着n颗宝石的腰带走势图分析,从红地毯走到铺了白色毛皮的王位上走势图分析,我一屁股坐了下去,懒洋洋的模样一懒无疑。“其它霸主怎么还不来?”我不满的嘟着嘴,为了今天的五大陆霸主会议,说好听是五大陆,不过北大陆花霸主都不知道失踪到哪里去了,而东大陆的笑面霸主是没钱赚的事情一律不干,南大陆的不死男只要遇到美女就什么事都忘记了,恐怕唯一确定的是,西大陆的神经兮兮和蛋蛋应该会赏脸来……只要没被什么美丽的东西吸引去应该会来!“说人人不就到了吗?”小龙女笑吟吟的从门口走进来。我眉一挑,正想问哪有看到人的时候,眼睛却已经看到了神经兮兮和蛋蛋两个人在跟我用力挥手,我马上展开笑颜,从王座上站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过去迎接他们。剎时之间,我右脚好像踩上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接着肩膀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拉我?非常不巧王座前方正巧是五阶阶梯……啊,我踩到自己的披风了!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我双手直直伸往前,身体在倒了九十度,跟红地毯来了个亲密接触后。“哇,连跌倒的样子都很美丽耶。”蛋蛋赞叹着,而神经兮兮还在一旁猛点着头。闻言,我哭笑不得的抬头一看,蛋蛋真诚的笑脸就出现在我眼前,她还伸出手要扶我起来,跟一旁憋笑的没良心小龙女真是天差地别。我背着身上沉重的金色盔甲奋力挣扎良久,首先双手撑地,使出吃奶的气力抬起上半身,然后右大腿往前伸,膝盖一跪,整个人呈现狗爬式,然后缓慢的站了起来,但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后,却看见笑翻的众人,我红着脸解释:“这身盔甲真的很重耶,跌倒很难站起来的。”“城主……我的天,我要昏了、要昏了。”白鸟露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哎呀,白鸟你别昏,千万别被某棵朽木和粪土之墙给气着了。”小龙女那家伙居然还装腔作势的去扶白鸟。这两个人居然联合损我,我、我……也只有摸了摸鼻子算了,连忙问神经兮兮和蛋蛋:“没关系吧?反正我跟你们很熟嘛,你们不会把我的糗事说出去吧?”神经兮兮马上大力拍着胸部,字字铿锵地说:“放心吧,我和我老婆绝对不会说出去的。”蛋蛋忍不住补上一句。“不过你可不可以再跌一次给我看?”“我们来讨论一下这次暗杀事件的始末好了。”我忍住对蛋蛋翻白眼的冲动,开始谈论起正事。小龙女马上严肃起来,她皱紧眉头说:“西霸主,就麻烦你描述一下你所遇到的暗杀情况了。”“没问题!”神经兮兮双手抱胸回想着:“暗杀大概有两次吧,第一次大概是在,我和我老婆回到我们的逍遥城没多久,那时我们两人是在做什么,我也忘了。”蛋蛋马上插嘴道:“那个时候,我们两个正站在城门前,思考着怎么把城门弄得更美丽。”神经兮兮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感激地看了老婆一眼后继续说:“没错,那时,我和我老婆的确是在想怎么把城门弄得更美丽,事实上,我觉得镶一些宝石应该不错,可是我老婆说缠些藤蔓上去比较自然美,可是……”我和小龙女齐声喊:“讲重点!”神经兮兮马上改口:“突然有人问我,是不是逍遥城主,我当然答是啦,结果一把亮晃晃的匕首就朝我刺来,我闪避的时候,还听到我老婆的惊叫声,我看去的时候差点吓掉我的魂,想不到另外还有一名刺客在狙杀我老婆,幸好我老婆反应灵敏,她闪避的时候还叫出了血刃来跟对方缠斗,说到这就要说说,之前啊,我老婆也是这么聪明……”我和小龙女都仰天长叹,不知道这个事件要听多久才听得完了。幸亏蛋蛋大概也知道自己老公的习性, 广西快3走势图她马上接过话来:“让我说吧, 广西快3开奖网老公。当天我发现有人想刺杀我老公的时候, 广西快3开奖网站就提高了警觉,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要刺杀我老公的人都应该知道,我们夫妻俩是不分离的,所以一定不止派一个人。果然,我才刚提高警觉就发现了后方有人。”“接下来,我们发现那两个人实力惊人,就我们所知,西大陆有这种实力的人几乎没有我们两夫妻不认识的,所以当下就觉得事情很奇怪。”蛋蛋细细思索着。神经兮兮不好意思的摸着头:“我倒是没有觉得很奇怪,打架打得倒是蛮爽快的,打到最后,我队友发现骚动赶了过来,那两人才跑了,速度真是惊人啊,有盗贼的速度,可是又和战士一样强,真搞不懂是什么职业。”“没错,就是这样。”听到这,我马上吃惊的大喊:“我遇到的也是,速度比盗贼还快,力量却又不输给战士,真的很奇怪。”“不可能啊,照理说,要是速度要弄到很高,一定就得牺牲其它的能力。”小龙女的表情看起来更疑惑了。“难道又是bug?或者……是更糟糕的事情?”小龙女深深地说出令人忧心的话。我看小龙女满脸的担心,也只有安慰地说:“或许没那么糟糕啦,等其它霸主来一起商量吧。”“不过不知道其它霸主会不会来?”我偏着头不甚确定的说。小龙女突然露出了嫌恶的神情:“至少不死男那个家伙一定会来。”“南大陆霸主?那个第二生命最强的战士?我很想见见他耶。”我兴奋的说,不知道不死男到底有多强?真想跟他切磋切磋。但是,我话一说完,就看见三个人都露出奇怪的表情,我马上用眼神询问小龙女。“不死男,简直像是打不死的蟑螂。”神经兮兮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听说他发誓不死,有一次打怪打到连肠子都掉出来了,他居然硬是摘旁边只能补一点点血的红色药草来吃,然后一路边吃边爬回城里,最后还拖着肠子从城门穿越整个广场,跑回城堡找祭司补血。”呃,这……表示他很能忍痛,而且还有不屈不饶的精神,不是吗?我皱眉,勉强替不死男找到理由。“唉,听说他老是喜欢对美女告白,听说已经失败三千多次了,难道他不知道美丽的东西都是只可远观的吗?”蛋蛋摇着头叹气。失败三千多次……这一年到底要告白几次才够?一天告白一次也要十年才办得到啊?但是,谁会一天告白一次啊?“我上次去找他的时候,让他的告白失败纪录又添了十笔,要是我多留个几天,大概可以让他的告白纪录破突破四千次。”小龙女边说边咬牙切齿,想来是被缠的受不了了,不知道我老弟有没有吃醋?听完三人的说法,我双手抱胸,疑惑的想,高手不是都应该像剑心和冷狐那样冷冰冰的吗?怎么这个第二生命的第一高手听起来好像一匹世纪大色狼,而且还是匹失败的世纪大色狼:“真想看看他告白失败是个什么模样?”“你很快就会看到的,而且还会看到不想再看。”风无情冷冰冰的声音从大门传来,我转头看去,他正慵懒的斜倚在大门边,脸上带着非常不屑的表情,还劲爆的补上一句:“我是来通报,南大陆不死霸主已经来了,现在正在外面跟羽怜,还有凤凰、玫瑰告白中。”“阿狼大哥都不管吗?”我大惊,不死男怎么连羽怜大嫂都不放过?那阿狼大哥都不会捍卫自己的老婆吗?“狼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羽怜大嫂已经拒绝他了,然后……”无情的话都还没说完,一个哭天抢地的悲嚎响起。“天啊!我又失败了,天啊!我失败破四千次了,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给我个女朋友这么难吗?我告诉你,我绝对要找到一个女朋友给你看!我要你知道,人定胜天啊!”“那就是他。”无情干脆的拇指往后一比。这时,羽怜大嫂极度无奈的声音也响起,她好言好语的劝:“不死霸主,告白的事等会再说吧,走势图分析现在请您先进大厅去和我们的无垠城主见个面好吗?”“你说什么都好,美女。”一个极度恶心的谄媚声响起。“我总觉得,这个人恐怕会引起很大的麻烦。”我严肃的说。“放心啦,绝对不会比我家城主更会惹麻烦的了。”小龙女凉凉的说,什么态度啊,我有这么会惹麻烦吗?有吗?“城主,南霸主到了。”没多久,白鸟已经领着一队人进来了,而走前头的那位,我想应该就是南霸主了。南霸主?不知道是不是个丑到掉渣的丑八怪,要知道能够告白三千多次是很不容易的事啊,就算闭着眼睛乱枪打个三千多发子弹,总也会打到几只小鸟吧?所以我想,若不是丑到惊天地泣鬼神,这三千多次的告白记录应该是不可能达成的。我仔细端详,强壮威武的身体,很好,虽然我不爱肌肉男,但爱的女生也不少;有凌有角的脸型,也不错;刚毅的嘴角,连我都觉得颇好看的;还有一道帅气的剑眉,剑眉下是……效果比娃娃的可爱大眼睛还惊人的,一双少女漫画版的闪闪发亮大眼!这……也不是说闪亮大眼不好,但是你能想象一个高大强壮、充满男子气概的男人却有一双长睫毛的少女漫画版眼睛吗?想象不出来的人,我只能这么跟你说,非常的恶心!我转头看了看其它人,神经兮兮的脸上出现了彷佛看到他自己踩到大便的表情,蛋蛋瞪大了眼,一张嘴好像呼吸困难似的,开了又闭,闭了又开。很好,看来不是只有我受到强烈的震撼而已。来者是客,我鼓起勇气再度面对眼前的不死霸主,不死霸主这时傻楞楞地看着我,两人的视线恰巧碰在一块,我强扯着嘴角礼貌性对他笑了笑。“大美女!不,简直是女神,世界上最完美的天使。”南霸主突然出现狂热的眼神(不,不要让你的少女漫画眼充满狂热,好恐怖啊!),他的表情看起来痛苦无比,然后似乎下定决心似的,他像火车般马力全开冲了过来,在我面前滑垒跪下,一朵红艳的玫瑰出现在他手里,滔滔不绝的赞美言语从他嘴里倾泄而出,熟练的好像讲过上千遍……应该是讲过上千遍没错。我皱眉听着那串像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的恐怖赞美词,真是不知道,到底是那些赞美词比较恐怖,还是那双紧盯着我的眼睛恐怖些?我用疑问的眼看向众人,但众人也都是一脸的错愕,我看是没办法回答我了。这时,只见原本跟在不死霸主身后的人群里,有一个人缓缓的走到不死霸主旁,他的手缓缓的搭上了不死霸主的肩,说了一句:“你面前的人是男的。”不死霸主那滔滔不绝的嘴剎时绝了声音,他的脸缓缓的抬起来看我,我也慢慢的低头跟他对望,看到他那不敢置信的眼神,我狠狠打断他唯一的一丝希望:“我是男的。”两行眼泪突然直直得从他的眼框掉出来,好像是在跟小叮当哭诉的大雄般,眼泪是呈现两道弧状,我看得楞住时,他居然又拼命搥胸狂喊:“没天理啊,老天爷,就算你要惩罚我,也不要这么残酷,让我遇到一个绝世美女,然后又告诉我他是个男的~”我、我从没被别人误认为女人过啊,我的长相应该不太像个女人吧?我有些慌张的看着眼前似乎伤心到准备去自杀的不死霸主,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安慰他。但是,那个不死霸主的同伙却老练的像是解释过上千遍的说:“别管他,三分钟后,他就会恢复原状了。”所有人都无言的看着不死霸主悲惨的狂嚎了三分钟后,突然他就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不死霸主带着冷静的脸和礼貌的口吻开口说:“你好,中央血腥霸主,我是南大陆的不死男。”想不到原来是个有礼貌的人,我也照规矩开口回应:“很高兴见到你,我是……”但是话说到一半,我突然看见那双闪亮亮的少女眼直盯着我,呕!把胃酸强逼回它应该呆的位置,我紧接着说完:“……我是王子,是中央……”但我话都还没说完,不死男不知又哪根筋不对劲,像火车头似的兴奋异常冲向小龙女,激动的又掉下两行泪水:“我真是想死你了,小龙女。”“我倒是一点都不想你。”小龙女死命翻白眼,还露出了看到放置一个月的ㄆㄣ那样的表情。“喂。”不死男的背后响起了风无情的声音,他一转身,只见一个人影飞身踢来,不死男大喝一声,身子往旁边一闪。我瞪大了眼,风无情也瞪大了眼,他讪讪然收回他不偏不倚踢在不死男脸上的大脚,讪讪然的说:“这不关我的事,我本来只打算踢在他耳边吓吓他,是他自己转身移位,拿脸撞我的脚。”这……根据我刚刚亲眼目击的结果,好像真的是这样……“你为什么要踢我?”泪眼汪汪的不死男突然把脸靠近无情,只见风无情突然吓了一跳,他眼睛看着不到五公分远的少女漫画眼,然后全身僵硬、口吐白沫地倒下,最后倒地的无情还拼命爬到墙角大吐特吐。不错,还知道不能吐在大厅中间。“喂,你没事吧,怎么吐成这样?”不死男一脸关心的走到墙角去拍无情的背,无情一转身,一双强大的震撼又离他不到三公分,无情马上用右手捂着嘴,左手撑地拼命爬到另一个墙角,转过身去吐得惊天动地。“他是不是生病啦,要不要去药草店抓药?”不死男一转身,一双担忧的闪亮双眼呈现在众人面前。呕!我受不了啦,转身,我非常浪费地把早上刚吃的早餐全部贡献给墙壁……“我没有生病……”无情病厌厌地说,眼睛完全不敢看不死男:“我只是要警告你不要靠近我老婆小龙女。”“谁是你的老婆!”小龙女和不死男同时大吼着。“当然是你,小龙女呀。”真是厉害,吐得这么凄惨后,无情居然还能装出一副屌屌的样子回答。“你真的给他当老婆了吗?小龙女。”不死男泪如开水龙头般流下。“当然不……”小龙女一看到不死男的眼睛,马上转头,心有余悸的顺顺呼吸后,她指着无情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说:“我宁愿给不死男当老婆,也不当你这家伙的老婆。”“我不相信。”无情冷冰冰的说:“有种你盯着他看十秒钟。”……这实在太严苛了,众人的脸上都浮现了,这是不可能的任务的表情。三人乱七八糟的吵了起来,有冰冷的讽刺声、有怒吼声、还杂着悲泣声……“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在做什么?”白鸟抚头头痛中。“原来我还蛮有霸主气势的。”我看着争吵中的不死霸主,心里深深的觉得,其实我搞不好还算挺有行头的。“你们别吵了啊,先来处理要事。”白鸟欲哭无泪的上前劝架。我再度懒洋洋的坐回我的王座,开始想东大陆霸主是不是也会这么好玩?“不知道冬凯是什么样的人?”“听说是个钱迷,真想跟他切磋一下赚钱之道。”羽怜大嫂向往的说,让一旁的阿狼大哥只得露出无奈的神情。“那就等东大陆霸主到了以后再一起商量吧。”我笑问着神经兮兮一伙人。神经兮兮耸了耸肩,苦笑比着争吵中的一伙人:“没什么问题,反正现在也没办法讨论。”“那你们最好赶快劝架。”南宫罪的声音再度从门口响起:“东大陆霸主已经到了。”“好!”我还来不及说话,东大陆霸主已经大喊一声好字。“哪里哪里,在下还不够好……”我正打算谦虚一番。“好坚硬的墙壁啊。”一个看来斯斯文文的男子一边摸着墙壁,一边横着走了进来:“啧啧啧,这材质、这粉刷无一不是上好的材料、上好的工。”墙壁?我还在疑惑的时候,斯文男又吼了声:“美!”这次总该是说我了吧?“您也是相貌不凡……”斯文男趴到大厅旁的柱子上,猛瞧上面的雕刻,还细细的抚摸:“这么美丽的雕刻不知道要多少工钱才雕得出来?”斯文男总算看向我,快步朝我走了过来,还双眼发亮的说:“真是气势不凡啊。”我咳了两声,右手一挥,让大红色的披风扬起:“哪里,东大陆霸主您也是……”冬凯快步走过我旁边,我回头一看,他正紧紧抱住我的王座喃喃自语:“要是这王座价格低于一百金币,不、不,低于五十金币,我就做一个。”“这要三千金币。”我冷冷的说。“什么?”冬凯难以置信的喊,还从王座跳开,嘴中不停喊着:“太贵了、这实在是太贵了,怎么会这么贵?”喃喃自语了一阵子,冬凯又双眼发亮的看着我,不,这次我懂了,他肯定是看我金光闪闪的盔甲而不是我,他啧啧的评论:“这身盔甲价值不匪吧?可惜,防御虽高却行动不便,还不如买身防御没这么高,但是行动方便的盔甲,一来省钱,二来打怪也更有效率。”“不如我跟你换吧,我身上这副盔甲防御力不低,但是行动方便,能在任何战场上穿梭自如……”冬凯口沫横飞的介绍他身上盔甲的好处。他身旁的娇俏女子毫不给面子的给了冬凯一个大大白眼:“笨蛋哥哥你干嘛要换?你也是灵敏型的啊,要这副重盔甲干嘛?这种重盔甲除了摆摆场面外,根本一无是处。”“笨蛋,你看不出那是黄金的吗?”冬凯压低了音量说:“那不知道可以融成多少金币,比我身上这副贵上好几倍啊。”“喔!”女孩一副了解了的模样。“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跟我换?”冬凯笑容可掬的问。“笨蛋哥哥,你刚刚说的话都被听见了啦。”女孩做了个鬼脸:“人家才不会跟你换呢。”“是这样吗?”被戳破的冬凯苦笑着。“是啊!”我也挂着苦笑回答,这副盔甲可不是我的。“我是东大陆的霸主冬凯,初次见面,这是我妹妹狄丝。”冬凯笑着比着自己和女孩介绍。“我是中央的王子,请多多指教。”我介绍完自己,转头便比着神经兮兮和蛋蛋跟他们介绍:“这是西大陆的逍遥霸主和他的妻子蛋蛋。”“啊,逍遥夫妻档,久仰大名了。”冬凯又是笑容满面的和神经兮兮寒喧了起来。我紧接着又指着继续争风吃醋的三人说:“那个眼泪像水龙头在流的人就是南大陆霸主,不过我想他现在大概没空跟你打招呼了。”冬凯正欲说话之际,狄丝却惊呼了一声,手指直直的指向前方,我和冬凯都顺着狄丝指的方向看去,映入我眼帘的却是脸色大变的羽怜大嫂,这时,冬凯却也轻轻的啊了一声,看他们的神情,很明显的,羽怜大嫂和冬凯、狄丝是认识的。“羽怜你认识他们?”阿狼大哥带着吃惊的神情问。羽怜大嫂还来不及对阿狼大哥作出任何响应的时候,狄丝已经冲上去抱住羽怜大嫂的手,如机关枪似的射出一连串的话:“哎呀,羽你怎么不说半句话就离职了呢?大家都很想你呢,赶快回到部门里吧,没有你,简直像是缺了只左手似的。”“是呀,因为忙不过来,钱少赚了不少呢。”冬凯也感慨着。“是、是吗?”羽怜大嫂苦笑着。“听说公主也在中央大陆呢,羽你有没有遇到公主啊?”狄丝突然爆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但是我的心头却是一惊,怎么又是公主?不知道和娃娃这个公主有没有关系?羽怜大嫂却没说半句话,只是呆呆站着不说话,但是当我看到冬凯皱着眉头的神情和狄丝渐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难不成羽怜大嫂是在用密语?“羽怜?”阿狼大哥带着疑惑的语气问。羽怜大嫂吃了一惊,回头对阿狼大哥笑道:“他们是我以前的工作伙伴。”“那公主是什么意思?”阿狼大哥紧皱着眉。“这个……”羽怜大嫂的眼神漂移不定,似乎不太看阿狼大哥的双眼……。我心里也有这个疑惑,羽怜大嫂和娃娃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还是说纯粹是个巧合?我往左看了看继续在和我老弟争吵的不死男,越来越气愤的小龙女,欲哭无泪劝架的白鸟;又往右看了看缠着羽怜大嫂,又一脸暧昧的冬凯和狄丝,再加上皱眉的阿狼大哥……除了无奈的搔着脸,看着这一团混乱外,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到底原本这场霸主会议是要做什么的呢?我偏着头,似乎有点想不起来。“王子啊,看你好像升了不少等级,我们去外面比试比试吧?”神经兮兮挥舞着天下第一剑,满脸好战份子的模样。我的双眼也放出光芒:“没问题!等我去换下这身盔甲。”我急冲冲的冲去换衣服,还不忘回头跟神经兮兮说去哪里等我。身处混乱中心的南宫罪喃喃念着:“先去处理军事组的公事,再去把新入的兵分组,然后跟邪灵、断剑商量如何分配新购进的武器,这些事情全部处理完再回来,应该还来得及开会。”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英超保级队阿斯顿维拉主教练迪恩-史密斯警告,如果出于对健康和安全的担忧,英超恢复训练,他的球队可能会缺少两位球员。

,,山西11选5

 


posted @ 20-06-04 10:24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黑龙江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