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log

第六章血腥霸主(38/62)

“大家加油,撞破城门。”我拼命吼着,跟前方推着圆木车撞月城城门的无垠城战士们打气之余,一边举着盾牌挡住城墙上射下的箭矢,一边和南宫、邪灵等人挥刀劈倒一批批前来抢城的玩家。无数的无垠城英勇的战士,有些拼命推着撞门车想早一些撞破城门,攻进月城,更多的是在攀墙梯上攀爬,无视于如雨下般的箭矢,战士们的血几乎染红了整面城墙。后方的魔法师们只有两个动作,放魔法和灌篮水,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羽怜等人对魔法师的训练到底有多成功,要不是怕把月城破坏的太过,后来要重新修建必须花上一大笔钱,不然光靠魔法师们恐怕早就把月城炸得七七八八了。但是为了保住月城的完整,魔法师们只是用中小型魔法来轰掉城墙上的npc守卫。攻城战,npc守卫倒是小事,麻烦的却是前来抢城的玩家,多到惊人,而且前仆后继,更夸张的是方才才变成白光飞走,现在却又跑回来的不怕死玩家。现在的情况是,除了撞门原木车和负责炸掉城墙上的npc弓箭手的人手以外,其余人等却是在月城大门前围成半圆形来阻挡要趁乱进入月城的玩家。幸亏羽怜和凤凰想出,让无垠城军队全体在本身装备外再罩上统一罩衫的法子,否则怕是连自己人和敌人都分不出来了。而我谨遵着有杀有经验,多杀多升级的理论,在左南宫右邪灵,后面还有阿狼大哥补血的情况下,拼命砍人,来一个我砍一个,来两个我杀三个,咦?……喔,不小心连旁边看热闹的都砍了,真是不好意思。“王子,城门快破了,你过去城门前吧,你得第一个冲到中央塔去打破宝石。”居在数名战士的护卫之下,在刀林枪雨、魔法箭矢乱飞的情况下跑过来跟我吼着。“没问题。”我也回吼着,跟南宫和邪灵打个手势,比向城门,他们马上跟我点点头,我们随即往城门移动。“纯·白·狂·焰·曲!”我冲到已经出现裂缝的城门前,大吼一声,黑刀马上爆出火焰,不同于以往的火红艳光,黑刀上爆出的是最高热的白焰。为什么产生了不同的火焰?其实不只是火焰的颜色不同,我手里黑刀的型态也大不相同,原来,当天小龙女交给我的,杀死天仙所给的那颗奖励宝石,竟然是能增强武器火属性的宝贝,在我将宝石镶上黑刀后,黑刀起了大变化,原本纯黑的刀鞘和刀身上,浮出了烈焰的花纹,而当我拿着它的时候,我的整只右手到右肩居然会自动出现护甲,一具血红到似乎会滴出鲜血的薄铠,我却到现在都没试验出有任何武器和魔法可以损坏它。纯白烈焰所经之处,几乎没有东西可以幸免,原本已经残破不堪的城门更是干脆的碎裂成片片木屑,众人见到城门已破,有惊呼声,而更多的是无垠城军震耳的欢呼声。可是我知道事情还没结束,只要我没打破中央塔宝石,月城就还没入袋,我看向在地人南宫罪,大声喊着:“罪,快带我去中央塔。”看见罪对我点点头,我又转向白鸟吩咐着:“守住城门,别让其它人进来,还有叫居带大批弓箭手和战士上城墙去准备守城。”白鸟对我点了点头,我随即头也不回的跟着南宫罪前往中央塔。有南宫罪这个在地人,我们很快找到了中央塔,我一个纯白狂焰曲就又破了中央塔门,顺着阶梯直冲到塔顶的城宝石。“王子打吧,我们替你把风。”邪灵冷静的说。“好。”我话说完,马上举刀要往城宝石砍下去,但是,我眼角又该死的瞄到一道银光,我马上回身挡住,一声刀剑相触的铿锵声马上回荡在中央塔。原本守在楼梯口的邪灵和南宫罪马上震惊的转过头来,而我倒是毫不惊讶的面对着又是一个全身黑色紧身衣的刺客,这次应该是个男刺客了。可惜我可不是之前的我了,这两个礼拜来刺杀我的人多到我张开眼睛就准备面对刺客,由于是对方主动攻击而我反击,当然我不会有被通缉的烦恼,外加面对源源不绝的暗杀者,真是佛也发火,我自然而然就把凌虐刺客当作我最主要的日常消遣,因此,我的等级都不知道狂升了多少级,更别提是因此而训练出来的超强反射神经和更加敏捷的身手。虽然还比不上已经回西大陆的神经兮兮的等级,不过以我现在的八十六级和被刺客训练出来的超变态反射神经,恐怕就是神经兮兮也不见得能打败我。我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那是遇到真正强者的光芒,毕竟最近的刺客真是太弱了,跟上次的女刺客简直没得比,根据外交组的结论,那些不足畏惧的刺客应该都不是跟女刺客同伙的,而眼前这个穿着一模一样黑色紧身衣的人,肯定就是女刺客的同伙了。“暍啊!”我低暍一声黑龙江11选5,和眼前的刺客缠斗起来黑龙江11选5,刀剑相往的痛快黑龙江11选5,差点让我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我看王子根本已经忘记他是来做什么的了。”南宫罪的声音跳进我耳里后,又马上被我自动装做没听见。“不要紧,让他打吧。反正城外的情况已经控制住了,而留守无垠城的断剑也说,那些去攻无垠城的人都是些不足惧的小角色,根本是去闹场的。”邪灵这么说着,而我那唯一的一点点良心不安马上消灭,更是痛快的和男刺客厮杀起来。和我战个不分上下的男刺客,眼见南宫罪和邪灵居然在旁边纳凉,他也知道情势非常不利于他,他似乎也不恋战,一个后翻跳上他原本进来的窗户,随即要离开。我见状,马上喊道:“像你们的强者为什么要暗杀我?”男刺客沉默与我相对了会,冷冷丢下一句。“你比其它人更危险。”我危险?我哪里危险了?我脖子上也没挂着危险猛兽请勿喂食的牌子啊,就算现在接近我,有可能会被我的反射神经直接劈成两半,那也是被你们这些刺客逼的,可不是我的本性耶,我无奈的搔着脸,不解的思考我到底哪里危险了。“不知道王子到底什么时候会想起来,他是要来打破城宝石的。”看着我皱眉良久,南宫罪终于淡淡的问了邪灵一句。邪灵无奈的望着我说:“这个问题太困难了,我无法回答!”过了良久,我才从那句你很危险解脱回神,不好意思的对着旁边在泡茶看报纸的罪和邪灵笑了笑后,我开始扁起了那颗城宝石,只差没喊嘿唷嘿唷拔萝卜……不,是打宝石。一边打,我一边听着南宫罪跟我报告其它两城的情况,罪慢条斯里的喝着茶,一边说:“小龙女和风无情已经打听好攻下其它两城的玩家的情况了,基本上没有我们应付不了,等到月城也稳定下来的时候,我们再去把日城和星城也打下来。”“这样不会太过份了吗?把所有城都独占了。”我一边替别人打抱不平,一边打宝石。罪拿起茶杯悠闲的喝着,换邪灵替我解释。“没有办法,如果不把日星双城拿下的话,等他们站稳脚步以后,肯定会来攻打无垠城的,为了稳稳的经营无垠城,把中央三大城拿下是一定必要的。”“原来如此,可是长期独占城的话,不会有人不满吗?”我疑惑的问。“放心吧,改版之后,玩家可以自行购买领地来建设,他们还是可以有城的,我们只是为了省下买领地和建设的钱和时间,所以要直接把日月星三城拿下而已。”罪放下茶杯再度解释。我喔了一声,转头继续努力打宝石,看着打了这么久,却仍旧头好壮壮的宝石,我心头火起,火纹黑刀上又冒出了高热白焰。“暍啊啊~”我没头没脑一阵乱刀狂劈,嘴里还不住喊着:“看你破不破。”最后砰的一声,宝石竟然整颗化为粉末分散,害我吸了好几口,呛得咳嗽连连,我用手把灰尘挥开,转头要跟邪灵和罪打个可以走了的招呼。两个粉人出现在我眼里,两个拿着茶杯跪坐不动,被白色尘埃埋没的人正露出两双四只眼睛无奈的看着我,嘴里还不断喷出粉末。打完宝石后,我才刚走出中央塔,就听见震天巨响的欢呼声,满坑满谷的人正聚集在中央塔外,而我看衣服就知道全都是无垠城军队,我高兴地举刀跟着高呼,当我走下中央塔阶梯的时候,无垠城的战士突然一拥而上,把我整个人架起,抛上天空,接住后再度抛上。看到无垠城的战士这么推崇我,我心底感动得无以附加,更是和战士们笑闹成了一片,一直到大伙玩到累得趴下后,我才开心的准备去参观参观刚刚成为囊中物的月城风光。“你刚打宝石怎么打这么久啊,我们在外面等到都快睡着了。”小龙女跟了上来,还不满的抱怨。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杓。“遇到刺客了,而且应该是上次女刺客的同伙。”“什么?”小龙女一听,身子马上严肃的挺了起来:“实力如何?”?“跟上次的女刺客差不多。”我老实的回答,如果不是南宫罪和邪灵在旁边,胜负其实还很难说呢。小龙女皱起眉头,来回踱步。“怎么会呢,那种实力的高手在中央大陆简直快找不到了,我们几乎已经排除了所有可能的人选。”“其它大陆的人呢?”风无情不知道从哪边冒出来的,突然插了这句话。我和小龙女都不解的望向无情,会有人千里迢迢跑去别的大陆搞暗杀?风无情羽扇摇了摇,一派潇洒的说:“有想要统一大陆的人,就会有想要统一全第二生命的人,如果是想要统一第二生命的人,那第一要务当然就是要除掉第二生命里,知名度和实力都不容小觑的第二生命代言人,中央血腥霸主王子。”“原来如此,所以我比其它人都危险吗?”我喃喃自语着。“嫌疑人就是,其它四大陆霸主了。”小龙女皱紧眉头。“四大陆霸主?”我带些兴奋的问,神经兮兮应该是西大陆霸主吧?不知道其它霸主是什么模样?小龙女毫不迟疑的回答:“东大陆笑面霸主,昵称冬凯,西大陆逍遥霸主, 河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昵称神经兮兮。”无情很有默契的接下去:“南大陆的不死霸主─不死男, 广西快3北大陆的花霸主─北方一枝花, 广西快3走势图当然还有你这中央大陆的血腥霸主─王子。”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广西快3开奖网怎么每个霸主听起来都很有行头啊?“嫌疑犯会是谁呢?”小龙女细细的思考着。“绝对不会是神经兮兮他们的。”我斩钉截铁的保证,他们想让我死的话,只要在飘仙洞里见死不救就好了。“那去掉西大陆,北、东、南大陆霸主看来都有好好调查的必要了。”小龙女喃喃念着。“怎么调查?不同大陆连密语都没有办法,难不成你要特地花十几天来回一个大陆?”风无情不以为然的说。小龙女毫不留情的见耳朵就拧,让我再一次目睹我那风流老弟哀哀叫的奇景,同时,小龙女更是把嘴靠在无情的耳边大吼:“有阳光的飞毯啦。”无视于无情那痛苦的神情,小龙女对我说:“我就跟这小子去各个大陆调查调查,王子,你要小心点啊。”“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不会被刺客杀了的。”我挥手向小龙女道别。小龙女却撇了撇嘴:“我要你小心的不是这个,是别凌虐刺客凌虐到人道主义团体找上你啊。”“我……尽量。”小龙女和风无情在阳光的协助之下,在各大陆奔走的期间,在无垠城的众人也没闲着,军事、财政和民生组在进入月城后,马上开始动员了起来,修补战争造成的毁损,建造月城不足的建设,编列守城军队,事情多得我目不暇给,差点想一走了之,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当个霸主,又岂能半途而废。于是,除了趁有人攻击日星双城的时候,我会去混水摸鱼杀人练功以外,其余时间,我都在和一堆各组呈报上来的公文奋战,我看我大学毕业以后,搞不好很有当市长等职业的潜力。“决定了,我要把月城发展成最棒的艺术中心。”望向窗外的柔和城景,我握紧拳头发下宏愿。隔天,我对羽怜大嫂这么说,而大嫂只微微思考了会,就答应拨钱,所以我开开心心的跑去找民生组,我对居和晴天这么说:“居、晴天,我想把月城建成艺术中心城,羽怜大嫂也答应拨钱了喔。”然而,晴天却恶狠狠的揪住我的领子,咬牙切齿的说:“你才把我可爱的老公阳光弄去环游世界,害我独守空闺,现在还来增加我的工作份量,你是活得不耐烦,嫌刺杀你的刺客还不够多吗?”“啊?这增加了你的工作份量喔,可是我还想以后攻下日星双城的时候,把日城弄成商业大城,星城弄成娱乐世界呢!”我满脸无辜地看着晴天的怒容。听到这里,晴天突然呆呆的放开了我的领子,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我:“你真的是王子?不、不可能,王子哪有这么好的脑袋,你一定是伪装成王子的刺客,说,你把真正的王子弄到哪里去了?”喂!什么态度啊……“王子本来就很聪明了,他是大智若愚啊。”居说得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反正,这件事就交给你们民生组啦,我要去找军事组问问,什么时候才可以去攻日星双城。”我哼着小曲,愉快的蹦蹦跳跳往军事组前进。背后还传来了晴天的喃喃自语:“这家伙干嘛这么快活啊?他明明就得处理一堆公事,还每天被不下三个刺客刺杀,还要烦忧日星双城的攻城事宜……难不成已经忙到发疯了吗?”居一针见血的说:“最近刺客的水准很高,王子打得很高兴,外加每个来刺杀王子的刺客都会被娃娃的锁·无尽之折磨给狠狠修理,所以王子就……”“原来如此,是虐待人的欲望受到解放了呀……”“罪、阿狼大哥,你们在吗?”我把头探进了军事组办公室,左看看右看看,果不其然,除了负责操练军队的断剑以外,大伙都在。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还夹带着幽幽的声音:“为什么没有提到我呢?”我保持笑容,转头对满脸阴暗的邪灵说:“邪灵,早啊。”“王子,有什么事吗?”阿狼大哥笑着走了过来,照往例大手在我头上抓了抓。“我想问什么时候才能去打日星双城。”我老实说,眼里还射出迫不及待的光芒。“事实上,日星双城都提出有条件的投诚。”南宫罪对我这么解释:“星城的我们已经评量过了,应该没有问题,本来等会就要去跟你说的,星城玩家只希望能够免费在无垠城拥有最大坪数的房子,还有在加入无垠城军队后,至少能有队长之职,这些条件都很简单,应该没有问题才是,不过日城的条件就是个大问题了。”“什么问题?”我发问,不过就算真的有问题,我也不是太在乎,条件谈不拢就开战吧,现在的我可不害怕战争呢。南宫罪沉默了下来,却由邪灵接着说:“那是梵。”“还有几个跟我们有冤仇的队伍。”阿狼大哥也跟着说:“完美公主队、凤凰队、地狱杀戮队,还有一个我不熟悉的人在提供他们资金,听说也跟你有仇,叫做皇威。”我一楞,皇威也来中央大陆了?我皱紧眉头,心底已经有心理准备,那个投诚的条件肯定是跟我有关系,黑龙江11选5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们的条件是什么?”面前的三人全都沉默了,阿狼大哥从桌上拿起一张长得吓死人的纸条递给我,我伸手接过后,开始念到:“第一,让王子在第二生命永远消失,第二,把王子开膛剖肚,第三,把王子送给我完美公主,第四,把王子杀上千遍后,带绿晶来给我,第五,把火凰还给我,另外把王子和那颗死肉包踢到海里喂鲨鱼……”我面无表情的把那张狗屁不通的纸条撕成碎片后,对军事组的人以命令口气说:“什么时候可以出兵?”“要先安顿好星城,约一周后可以出兵。”南宫罪以报告的语气回应我。“那么,一周后,就有人要倒大楣了。”我恶狠狠地握紧拳头。一周后,我骑着马在无垠军队的最前方来回走着,远远眺望着日城的城墙,而根据我的判断,城墙上站立的弓箭手远不如第一次攻城战时,官方派出的npc弓箭手来得多。“看来这次攻城似乎很容易呢?”我喃喃念着。“但是梵并不是泛泛之辈,或许有什么陷阱也不一定。”南宫罪听见我的喃喃自语,有点不放心的提醒:“梵对你的仇恨太深了,或许他的目的只是你而已,王子你可要小心行事。”说得也是,梵绝不是个跑龙套的家伙,我振奋了一下精神,回答南宫罪:“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说完,我礓绳一拉,马头方向一换,朝向后面的无垠军队,手中的黑刀更是举得高高的,而所有人都屏息在等我开口,我大吼一声:“攻下日城,统一中央。”听见这词,大伙好像发疯似的,眼睛激动得不得了,从无垠军队口中爆出来的口号简直连我这个城主都要被震下马来:“统一中央!统一中央!统一中央!”我双脚朝马腹一夹,策马往日城长奔:“冲啊!”“城主……居然冲第一个了。”邪灵抚着额头,一副头痛状。南宫罪也是一副无奈状:“我们快跟上吧。”日城的守备除了城墙上的弓箭手外,就是城门外围了三圈的战士,而这正是让我血液沸腾的原因,能够尽情的挥舞手中的宝贝黑刀,这种痛快可不是普通时候能享受得到的。“喝啊。”我一边高举着盾牌抵挡城墙上的箭矢,另外一只手毫不间断的一刀劈一个战士,刚开始身上还会挂个点彩,但是后方的祭司实在有够尽责,只要我稍微受点小割伤,马上就是十数道白光降在我身上。更别提城墙上的敌方魔法师能不能伤害我了,虽然看不见,但是我敢保证我头顶上至少有十道保护罩,而在南宫罪和邪灵赶上来后,两人一左一右在我旁边护卫,我微微一笑,攻击状态全开!马儿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亢奋情绪,它随着我拉的缰绳,拼命的在敌阵中来回奔腾,让我是杀得不亦乐乎,几个冲刺下来,我的身边开始出现清空的状态,我嘴不满的撇了撇,正打算说几句话来挑衅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人受不了,冲上来给我砍的。南宫无奈的声音响起:“王子,别玩了,城门已经被弟兄们攻破了,你赶快进城吧。”“喔……”看到罪和邪灵都是一副气虚喘喘的模样,方才一定保护我保护得很累,我有点心虚,也不敢再继续玩下去,驾的一声就纵马奔过了城门。进了城,我左右张望着,想找出中央塔在哪。一个身影降到我马前,我看去才发现,原来是空空这家伙,八成是日本古装剧看太多,他居然穿得像个忍者似的,还单膝跪地双手作揖,对我必恭必敬的报告:“启禀城主,中央塔在左前方,请城主随属下前往。”我翻了翻白眼说:“你吃错药啦?”空空委屈的撇了撇嘴,两手食指还不安的互相摩擦:“不对吗?漫画就是这么做的呀?”我哭笑不得,又是一个中漫画毒太深的家伙:“你高兴就好,只要你能带我去中央塔。”“那当然没问题,城主请跟我走。”空空又回复那一副忍者样,指了指主要方位后,他开始疾奔,而我和正在指挥军队队形的邪灵、南宫罪对望一眼后,所有人都跟了上去。过没多久,中央塔已经近在眼前,而不出我所料,其它敌方人手都守在中央塔,正如同梵来攻打无垠城的时候,无垠城也采取的策略。“哇,大家都到齐啦。”我轻轻的惊讶了一声,因为中央塔前出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完美公主队、凤凰队、地狱杀戮队,还有皇威,全都挂着一张恨不得把我拆吃入腹的扭曲面孔,怪了,梵呢?我有点疑惑。“王子,你是第一个敢鄙视我的男人,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完美公主咬着手帕,眼睛里饱含怨恨。“王子!我这次一定要把你给当肉串烧!”地狱杀戮队的队长这么说,我记得他好像叫做染血的魔王?“把我的绿晶小亲亲还来。”皇威那副金光闪闪的俗样倒是一点都没变。“王子,你若不快点把火凰还给我们,你就死定了。”一队耍帅白衣白裤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凤凰队,不过,发言的人到底是叫做什么名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问:“抱歉喔,凤凰队的队长,我真的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麻烦你自己告诉读者一下好吗?”那名白衣男一听……不,是凤凰队一听,全队都露出了悲凄不甘愿的神情,他们仰天长悲:“你当然不会记得我们的名字,因为作者根本没有给我们名字啊……”我震惊,原来是连名字都没有!真是可怜啊,我摇了摇头:“真是可怜的一队。”“既然你们连名字都没有,那我就第一个送你们走好了。”我露出邪邪的一笑,对旁边的南宫罪吩咐了几声,罪马上对后方的无垠军比了几个手势,而攻击也随之开始。“你们会后悔写了那张该死的要求。”我脸上闪着无比凶狠的表情,想把我丢到海里喂鲨鱼就算了,居然连我可爱的肉包子都不放过,那就让你们尝尝肉包子的厉害!我拿出了可爱的肉包子,对它吩咐着:“肉包子,来帮妈妈打坏人吧。”“坏人!妈妈,有坏人吗?”肉包子似乎异常兴奋地张大水汪汪的双眼。“有,就在前面。”我抓住肉包子,把它转向那连名字都没有,还想把肉包子丢到海里喂鲨鱼的凤凰队。“坏人!”肉包子突然挣脱我的手掌心,竹蜻蜓在它头上伸了出来,肉包子飞向了天空,还在天空转了七百二十度:“看爱与正义的肉包包来打坏人。”娃娃……你到底都教了肉包子什么东西啊?我抚着额头,欲哭无泪。“爱与正义的发酵绝招。”肉包子突然说出了一个我从未听过的招式,我好奇的看向肉包子,想不到它又有新的招式了,果然不愧是我悟性十的肉包子。只见肉包子突然双眼紧闭,一脸非常用力的表情,用力到连脸颊都鼓了起来……不,等等,不只是脸颊鼓了起来,是整个在变大啊,我张大嘴看着肉包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很快的,在天空中的肉包大到像是一片云,阴影遮盖了一大片地方。(奇怪,那只竹蜻蜓到底是怎么支撑这么大颗的肉包的?)此时,不论是敌方还是我方全都停了下来,看着天空中的超级大肉包发楞,还有人喃喃的念:“天啊,这么大的肉包可以吃多久啊?”到底这个绝招是什么?我突然有不祥的预感,赶紧大喊着:“无垠军马上全体后退!”但还是来不及,肉包子果然声势浩大的从天空中掉下来,落地的那一剎那,除了巨大的声响,地面还摇晃的好像发生九级地震,而我则是满脸冷汗的面对着距离我不到五公分的包子皮墙,好恐怖的无差别歼灭法!如果不是我天生运气好,现在我身体的厚度不知道有没有五公分?“原来肉包子之前没有发酵啊。”我旁边的邪灵突然说出这句话,我满脸惊愕的看向邪灵……他,在说笑话?邪灵在说笑话?不可能吧!只见邪灵皱紧眉头,他伸手按了按包子皮墙:“但是这发酵的大小比率太不正常了,根本没有任何酵母可以把那么小的面团发酵成这么大。”这……算是理科的通病吗?这时,肉包子又起了变化,它慢慢的缩小到原来的模样后,跳回我的手中,还一脸疲惫的样子,两个大眼撑不了多久就闭上呼呼大睡了,我看了也只有无奈的把肉包子放回包裹里。再回头看向那些不幸被压到的人,里面大概有八成是敌方,两成是刚冲过去的我方人员,全都趴在地上,而原本平滑的地面还出现了无数人印,我皱了皱眉,开口问:“被压到的无垠军回报一下,减了多少血?”地上一个穿着我方制服的战士举起了颤抖的手,比了个五,声音也带着抖音:“五……成血!”真是太恐怖了……我和所有没被压到的人脸上都出现惊骇的神情。“王子,快进中央塔,我们会帮你挡下敌军。”南宫罪紧急的说。我眼看被压得扁扁的敌军已经开始蠕动起来,我嗯的一声后,以飞快的速度朝中央塔门冲去。“魔法师攻击塔门,小心不要打中城主。”邪灵拼命大吼着。在我到达塔门前,什么雷电、火球、冰椎都乱七八糟的往塔门扔去,激起好大震动,而我这时也到了塔门前,几乎没有犹豫:“纯白狂焰曲。”塔门应声而倒,我熟练的顺着塔里的阶梯往上爬,放心地把背后交给罪和邪灵他们,打宝石才是我的任务,好不容易爬到塔顶,我一个飞跃跳了上去,怎知宝石是看到了,但是也看到一个奇怪的景象。“干嘛这么急呢?王子。不妨坐下来喝杯茶?”梵气定神闲的在塔顶泡着茶,还对我和善地微微笑着。我皱着眉,右手警戒的抓紧黑刀:“你想做什么?”“没什么,有件事想拜托你而已。”梵放下茶杯,缓缓地站起身来,还把他自己的刀丢到角落去,两手空空的表示他没有威胁性。我心底的疑惑更起,梵到底想要做什么?虽然他把武器丢掉了,但是或许有其它人埋伏在附近?我想到这,眼角就不住到处扫瞄着。梵淡淡一笑:“你放心吧,没有埋伏的。”“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定了定心神,就算有埋伏我也没在怕他的。“想请你把凤凰还给我。”梵神色认真的说。“凤凰?”我愣了愣,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梵带着责备的语气说:“浴冰凤凰!我承认之前我待她不好,人总是不懂得去珍惜身边的东西,一旦失去了,才会知道那对自己有多重要。”梵的神情凄苦,他对我强扯着微笑:“王子,请你把凤凰还给我好吗?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她,她对你而言甚至比不上邪灵和居,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一直让她伤心呢?”我傻愣住,梵这个把女人当衣服用的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我实在很怀疑,大概我是个心里想得会反应在脸上的人,我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梵已经开口了。“请相信我,我这次真的是很认真的,请你把凤凰还给我,请你不要再伤害她了,让我给她幸福。”梵激动的大喊。“我伤害了她吗?”我神色黯淡了下去,差点都忘记了,上次她还被我气哭呢,而且后来这件事也不了了之,我似乎从那时开始就没有看见过凤凰了,现在想到,真是让我很担心她现在在哪里呢?“你让她哭泣的次数难道会比我少吗?”梵冷冷的说。“我……”我叹了口气:“不管如何,让凤凰自己决定吧,她不是物品,她该自己决定的。”“你……”梵的脸上却是怒容满面,让我满头雾水,我哪里说错了吗?“谢谢你,王子。”凤凰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我惊讶的看着凤凰突然从宝石后方走了出来:“虽然你还是不爱我,但是至少你没有把我推给别人。”“凤凰……”我愣愣的喊。“他不爱你,你还不懂吗?”梵突然冲了上去,双手紧紧掐住了凤凰的肩,凤凰吓了一大跳,脸上露出了吃痛的表情。“放开她!”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挥拳揍开了梵。凤凰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去,畏畏的说:“对不起,王子,我一听到梵说,你一定嫌我很麻烦,只要他一开口,你肯定会把我无条件送给他这样的话后,我、我就忍不住想知道到底你会不会这么做,所以……”我摇了摇头:“不要紧,是我的错,之前我不该那样对你说话的。”“王子!”梵站了起来,原本和善以及深情的模样都消失了,只剩一脸的恶狠狠。不等他继续说下去,我抢先开了口:“你让我失望了,梵。”梵一听,却愣住了。“我原本还很期待你会领军来对抗我的,结果,你居然宁愿选择利用凤凰?”我冰冷无情的咬牙,这家伙到底要利用凤凰到什么时候?难道连放过一个女孩子,都这么难吗?“你死定了,这次绝对不放过你。”我拿起黑刀一步步的逼近梵。“等一等,王子!”我背后突然传来了罪的声音,转头一看,罪的脸简直比我还冰冷,他的眼底几乎没有任何感情:“去打宝石吧,王子,那是你的责任,至于梵,那是我的责任!”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不再理会罪和梵的对决,如果梵整天是在想怎么利用女人,那这场对决的结果很明显,哪还需要看?我握紧黑刀,转头看向宝石,正打算狠狠的用力砍的时候,一发魔法突然往宝石撞了过去,我转头一看,竟是凤凰发的魔法,难道……她想抢城?难道梵还是指使凤凰成功了?正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凤凰笑着开口了。“我先帮你打掉宝石的大部分血量吧,放心,最后一下我会留给王子你打的,我可不希望无缘无故多了个城。”“最后一下?不是全部都得由我来打吗?”我呆呆的问。凤凰吃惊的说:“当然不是,那要打多久啊?只要最后一下打碎宝石的是你就好了。”我头上冒出了青筋,听说上次有两个人在我打宝石打得要死的时候,给我坐在旁边悠闲的喝茶!邪灵咳了两声:“那个,我们也是打完月城才知道这件事的。”“总之,来帮忙吧!”我怒瞪着喝茶的其中一人。打完了宝石,又是灰尘满天飞,但是这次邪灵学乖了,早就闪得远远的,留下没办法走的我,还有不知情的凤凰吃灰尘。“总算,统一了中央。”我心底突然轻松了起来,忍不住打从心底笑了起来。

原标题:限时特惠装备推荐 |FITHOLIC 升级加盖按摩柱 放松全身 运动必备

,,吉林快3投注网站

 


posted @ 20-06-03 07:04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黑龙江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